新闻资讯

超级跑者: 翻山越岭 日夜不停

来源:rmsgml日期:2024-02-26 22:50:53 浏览: 95981

年跑20场200公里以上越野赛 他们在国际赛场宣传广州

超级跑者: 翻山越岭 日夜不停

近年来,超级随着国内越野跑运动的翻山风行,越来越多的越岭中国跑者现身于国际赛场,完成了属于自己的日夜“追梦之旅”。在广州就有这么一个“超级跑者”群体,不停马拉松对他们来说就像“开胃菜”,超级他们痴迷于比马拉松强度还大的翻山极限运动,每年在各地参加各种长度超过200公里的越岭越野赛事,动辄在户外跑上3天3夜,日夜在外人看来这几乎是不停“自虐”,而他们却乐在其中。超级

对于跑者林海丹和蒋良君来说,翻山这样的越岭生活已经坚持了十多年,他们也已经在全球十个国家参加过这种长距离越野赛。日夜而在参加国际赛事的不停同时,他们也不忘带上广州的土特产,向外国友人宣传花城广州。

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肖欢欢

图/受访者提供

程序员爱上越野跑

训练50公里“起步” 最多1个月跑5场马拉松

林海丹是广州一家越野俱乐部的创立者之一。长期高强度的训练让他身形健硕,皮肤黝黑,连日来广州的高温并没有影响他的锻炼热情。

林海丹介绍,如今国内每年举办的各类越野赛大约有1000场,其中距离在200公里以上的约有100场,而他每年要参加大约20场200公里以上的越野跑。

林海丹的本职工作是一名程序员,他喜欢上跑步是在2012年。因为长期加班熬夜,他的身体出现了一些状况,听朋友说跑步可以改善睡眠,于是决定加入跑步圈。“没想到跑步会上瘾,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。”

林海丹一开始每次跑3公里,两个月后就增加到每次10公里,经过两个月训练,他已经可以单次跑20公里,半年耐力训练后已可跑马拉松了。2012年下半年开始,林海丹开始在国内参加马拉松比赛,参赛最频密时,他曾试过一个月内连跑5场马拉松。

到后来随着“跑力”的提升,林海丹逐渐觉得跑马拉松不过瘾了,自己需要更上一个台阶。“越野赛更是极限运动,比马拉松的条件更高,难度更大,所以我选择100公里以上的越野跑作为挑战对象。”因为跑步距离和时间都较长,林海丹经常要独自奔跑一天一夜以上,在外人看来这纯属“找虐”。

如今,在位于火炉山脚下的越野俱乐部训练基地,队员们经常在这里组织集训,围绕火炉山一带开展跑山运动。他们的日常训练一般都以50公里起步,通常会跑到100公里左右,跑步时长达10~15个小时,从早跑到黑,或是从天黑跑到天亮,对他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。“所以在火炉山一带经常能看到凌晨时分还在一圈一圈跑山的练习者,这些人多半是我们俱乐部的会员,他们在进行长跑耐力训练。”林海丹笑着说。

越跑越上瘾

到高海拔地区训练 到国外跑越野赛

自从迷上越野跑后,每当国内或国外有长距离越野赛事举办时,林海丹都会密切留意,只要时间上能安排,他都会想方设法参赛。“参加这种极限赛事会上瘾,一个月没跑就感觉心里空落落的。”而在没有越野比赛的日子里,他基本上一周会跑2~3次50公里以上的长跑以保持肌肉记忆和节奏。

为了提升自己在极端环境下的耐力,林海丹还曾去到高海拔地区训练,他告诉记者,高原训练是提升耐力的重要方法,跑者在高原低氧环境下呼吸频率会加快,心率也比平时快,但经过一段时间适应后症状就会消失,在高海拔地区训练可以使有氧代谢能力迅速提高。

11年下来,林海丹已经在全球十个国家参加过200公里以上的长距离越野赛事。他也总结出了自己参加越野赛的心得。“只有在比赛后尽快消除疲劳,才能保持充沛体力,参加接下来的比赛。”这些年下来,林海丹已经练就了“睡功”,不管是在多嘈杂的场所,自己也能很快入睡。“我晚上基本上只要头挨着枕头就能睡着。”

“对意志的磨砺”

曾坚持6天完成超级越野赛

这些年,林海丹和队友参加过难度最大的比赛是世界最大规模越野赛——法国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赛(UTMB)PTL组别比赛,全程约300公里,累计爬升约26000米,每支参赛队伍由2~3名选手组成,要在151.5小时内完成穿越法国、瑞士和意大利。

林海丹介绍,该赛事的难点一是冰川与悬崖等复杂危险技术地形,参赛者会经历高海拔、危险悬崖、落石、碎石路、隧道、斜坡等挑战,非常考验团队综合能力;二是天气复杂多变。在6天不间断的越野跑期间选手会经历各种天气;三是强制安全负重,因为赛事危险性大,所有参赛者都必须背负5公斤以上的安全装备,包括帐篷、保温毯、食物、水、急救药物、止痛药等。

林海丹表示,因为该赛事难度太大,至今国内完赛的选手不超过10人。而他和队友蒋良君是广东首个完成该越野赛的队伍。他的思绪似乎回到了比赛时:阿尔卑斯山变化莫测,寒风凛凛、暴雨滂沱、浓雾漫漫、风雪飘摇,陡峭的岩壁、满目的流沙、无限生长的草甸和嶙峋的怪石都一一横亘在前行的路上,每一个挑战者往往连跑带走,连走带挪,连挪带爬,用尽每一丝力气。白天烈日炎炎,夜间山风凛冽,直到比赛关门前3小时仍有30多支队伍在赶往打卡点乃至终点的路上。最终,林海丹和队友蒋良君在6天5夜的跋涉后抵达终点。“那是一次对意志的磨砺。”林海丹说,那6天里他们总共睡了15个小时,正是因为挤压睡眠时间换取更多的赶路时间,才有了最终的完赛。

而在这之前,林海丹曾先后两次参加欧洲顶级越野跑赛事之一——TDG 巨人之旅。在2018年9月那一次赛事中,林海丹翻越了25座2000米以上的高山,总距离339公里,累计爬升超过30908米,但那次赛事也是险象环生:在参赛途中,林海丹晚上经过一片冰川区时能见度只有两米,他只好戴上头灯小心翼翼地往前小步迈着,当他在一处冰川跑动时,一脚踏空,身体一个趔趄往前倒,好在他的另一只脚已经踩在旁边裸露的岩石上,他赶紧双手一撑,抓住了旁边一块凸起的石头才脱险。随后他查看地图才惊讶地发现,刚才那一脚踏空,他险些跌下冰川边上几百米高的悬崖。“要完成这样的超级越野赛,光具备长跑能力是不够的,还要有足够的攀登技巧、身体平衡能力、滑雪常识以及钢铁一般的意志和乐观的心态。”

在国外推介广州

“欢迎你们到美丽花城来”

每次到国外参加越野赛事,对林海丹来说也是一次开阔眼界的机会。尽管参赛所有的开销都是自费,但林海丹还是乐在其中。

作为土生土长的广州人,林海丹对广州有着深沉的爱。每次到了国外参赛,只要有机会,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宣传广州。“遇到外国友人,我会主动向他们介绍自己来自中国广州,这里是中国对外开放的前沿,是最热闹和繁华的城市之一。”有时林海丹和队友还会带上一些广州的特色食品如鸡仔饼、老婆饼,还会带上几件广绣作品去参赛地,让外国友人品尝广州美食,了解广州的特色文化。“作为体育爱好者,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方式来宣传广州的历史文化。”

林海丹还告诉记者,他每次出国参赛都会在包里放上两张中英文横幅,上面写着“我来自广州”“欢迎你到广州来”,并热情地向外国选手介绍广州是美丽花城。不过为了控制开销,每次完赛后林海丹都不会在国外过多停留,基本上完赛当天在当地吃一顿饭,他就直接启程返回广州了。

林海丹表示,他原本以为近年来的跑步热只是在中国,但他到了国外参赛才发现,全球都掀起了跑步热。在他参加的各种200公里以上的越野赛事中,甚至还能遇到六七十岁的参赛者。“我真的对他们肃然起敬,在花甲古稀之年还能参加越野挑战赛,他们的活力和挑战精神令人赞叹。”而这更让林海丹意识到,年龄从来都不是阻挡跑者前进的借口。

今年9月,将近50岁的林海丹准备第三次向TDG 巨人之旅发起挑战。如果最终完赛,他有望成为国内首位三度完成这项超级越野跑的跑者。

“奔跑中找到乐趣”

盼在广州举办300公里以上国际越野赛

如今,林海丹的越野俱乐部有2000多名会员,他们都是越野运动的资深爱好者。记者了解到,这些“超级跑者”来自各行各业,他们之所以“找虐”,是因为在奔跑中找到了乐趣。

蒋良君是当年和林海丹一起组队出国参赛的跑友。“越野跑已经成为全球新风尚。但越野跑绝不是高收入人群的专利,普通人只要有热情,也可以成为精英越野跑者。”蒋良君参加越野跑也有十多年时间了。他表示,每次拉练50公里以上,可能要跑10多个小时,如果有同伴一起跑,乐趣会多一些,有一个人在旁边监督也容易坚持下来。

蒋良君表示,参加超级越野跑就是一个“找虐且快乐着”的过程。6天的翻山越岭,在享受壮美卓绝的赛道同时,还需要经历来自身心的多重挑战,如生理上的“缺乏睡眠”“膝关节肿胀”“受伤”“饥饿”“缺水”,还有心理上的“幻觉”“孤独”“方向感混乱”等。

和林海丹一样,蒋良君也对能在国际上宣传广州感到自豪。“我们要让大家知道,广州是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市,也是一座时尚的城市。”蒋良君告诉记者,他们在跑友中的宣传也收到了一定成效。“像我们在从化举办的越野赛,如今也有不少国际友人来参赛。”

如今,林海丹已经在广州组织起了“从化100”越野挑战赛,每年都有2000多名越野爱好者参加。他表示,在从化和周边就有十多座海拔超过1000米的高山,广州完全可以举办300公里以上的国际越野赛事。而他的目标是将来在广州组织举办300公里以上的国际越野挑战赛。
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